第八届大会第二季讲座侧记 + 圆桌会议问答 (下篇)

Updated: 7 days ago

(继续第八届大会第二季讲座侧记上篇


欧美场于北京时间晚上7:30开始。主持人介绍完协会和欧美场各位嘉宾后,邀请了世界华人美术教育协会副主席黄素兰博士做了开场致辞,概述了亚洲场的演讲并介绍了欧美场的讲座主题。


欧洲场致辞嘉宾:黃素蘭博士 世界华人美术教育协会副主席

嘉宾简介 黄素兰博士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先后取得学士、哲学硕士,哲学博士学位。她现在任教于香港教育大学文化与创意艺术学系,是教师进修课程的课程统筹主任。她曾任香港艺术发展局艺术教育组主席和香港美术教育协会会长,现为世界华人美术教育协会副主席。





第一位嘉宾:伯纳德 · 达拉斯博士 ——《疫情时期的社交网络幽默视觉创意》讲座侧记

Dr. Bernard Darras

Humorous Visual Creativity on Social Networks at The Time of COVID 19


伯纳德 · 达拉斯博士以全球疫情时代下为背景,探讨了隔离期间社交网络(social networks)衍生出的创造力和幽默性的视觉创作(humorous visual creativity),并列举了一些在网上流传的幽默图片,结合了理论与实践的整合分析,检视这些创造性文化底下是否有复杂性及更深的核心议题值得在艺术课上探讨。 他的演讲讨论涵盖几个方面:搞笑图片迅速走红和其治愈和抗压性功能 、幽默和笑话含义以及它们的社会控制、图片在群体传播中的调控条件和限制、以及图片内容的误导性和传播的泛滥性 。


图1:探讨关于Diffusion图片散播的几个方面


关于视觉创意散播(Diffusion,图1),伯纳德 · 达拉斯博士比喻幽默视觉创图片如病毒般疯狂散播,但其幽默性又具有治愈性和抗压性的效应。 人们在疫情期间借由幽默和创作力,例如短片或照片蒙太奇,来表达自我、抗拒恐惧和无聊、转移和释放情绪、或维系社会关系。他进一步谈到幽默和笑的现象及其社会控制,道出幽默和笑包含正面和负面影响和效果,可以产生联合或互斥的结果(Smadja, 1993; Bouquet & Riffault, 2010)。 他解释幽默与笑可以是温柔的、荒谬的、讽刺的、愤世嫉俗的、挑衅的、黑暗的、冒犯的、具破坏性等特质。 伯纳德 · 达拉斯博士依据它们的特质与类型,按照不同形式的幽默,整理成 “视觉幽默类型学 (visual humor typology)” (图2),由上至下,从最温和至最具攻击性地排列出来(排列不包含各自的双重或三重关系)。


图2:”幽默“的类型学和其不同涵义

伯纳德 · 达拉斯博士强调,由于受到文化、社会背景和制度、公开或私下情境的影响之下,幽默与笑被视为社会与文化现象,在不同情况下有不同呈现方式。 另外,幽默与笑在某种程度上也取决于个人的背景和价值观,如社会阶层、性别、年龄、品味、教育水平、身心状态等,以及接受者的幽默接受程度的影响。 比方说,发出幽默信息的人未考虑接收者对幽默信息的容忍和理解程度,而當接收者被幽默信息冒犯时,则会产生负面甚至严重的影响。


图3:“我们可以笑话任何事物,但是无法和所有人笑话同一件事物。”


伯纳德 · 达拉斯博士认为幽默创作在生活中普遍存在,是一个每天都会用的沟通工具。幽默的视觉创作不仅有抗压性,而且因其实用和务实的基础,可以将幽默视觉创作发展到课程里,作为一种教学策略。 教师可以从各种面向(诸如从历史、心理、社会、科技等方面)与学生一起讨论关于幽默的议题,思考有哪些幽默是消极或负面的,有哪些会导致道德 、社会或心理上不适,解构有哪些幽默内容具骚扰、破坏性或冒犯性。除此之外,伯纳德 · 达拉斯博士在演讲中还特别举出一些视觉艺术作品,阐述教师可以如何运用艺术作品赏析来讨论有关幽默的议题,比方说喜剧创作、喜剧和悲剧面具、讽刺画、漫画表现、卡通、电影等。


图4:介绍古希腊时期戏剧面具对现代漫画肖像的影响


伯纳德 · 达拉斯博士还指出,在当代全球化的时代,得益于强大的互联网和社交平台,任何信息都能瞬间被传播、分享、评论并散布至全球。 先从个人发起传递到另一人,接着在网络用户之间互相传播,再从一个群体到另一个群体......最后从一个文化传播到另一个文化。他强调,个人通过幽默视觉创作的图片和信息向群体传播时,也同时灌输个人的道德和审美标准以及意识型态。发布人和接收人在默许效应下会强化相同或相似的价值观和信念 。 任何价值观可以传播、控制、影响思想行为,也可以被控制者统治和利用。因此,教育和教师角色在这方面对学生的引导至关重要。 年轻人是社交网络最为活跃的人群之一,面对网络世界的复杂性以及其内容的安全性,伯纳德 · 达拉斯博士呼吁学校应该重视数字人文 (digital humanity)教育(图五),教师应该通过媒体教育、艺术教育、视觉艺术创作,以及幽默和漫画创作方面的学习,提高学生们的视觉素养。


参考文献:


[1] Bouquet, B. & Riffault, J. (2010). L’humour dans les diverses formes du rire. Vie sociale, 2(2), 13-22.

[2] Smadja, E. (1993). Le rire, Paris, PUF.


撰稿人:蕭雯夏

审稿人:賴季屏

编辑与校对:邓暘




第二位嘉宾:陈怡倩博士

——《从异域到艺语的叙事个案研究: 美籍亚裔的文化错置、交织与融合》讲座侧记

Dr. Yichien Cooper

A Foreign Place with Artistic Narratives: On Asian Americans' cultural Displacement, intersections, and Hybridity


嘉宾简介:

陈怡倩博士任教于华盛顿州立大学三镇分校教学系统整艺术课程、实习生导师。任2017-2021年世界华人美术教育协会主席(现荣誉主席)、美国中哥伦比亚艺术联盟主席、美国国家艺术教育学会"数据可视化”(Data Visualization Working Group)研究议题主席、美国艺术教育学会亚洲艺术文化议题会员组长。研究兴趣为统整课程、STEAM、艺术与社会正义。著有《统整艺术课程设计与趋势》、 《统整的力量》;主编《21世纪艺术文化教育》(陈怡倩、 谢宛玲译),《艺术本位研究的九堂课》(派翠西亚李维原著),《中外艺术教育 研究新趋势》(程明太、 陈怡倩编)。

在美国,种族歧视问题根深蒂固。 受到疫情的影响,美国社会的人种歧视问题强化凸显, 而身为华裔移民者的陈怡倩博士从一个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工作者的角度,结合叙事研究法(narrative inquiry)与艺术本位研究(art-based methods)(图1),从历史事件的"故事"延伸,将对话和生命经验转化为图像创作,透过她的研究指出美国公平正义的零容忍教育的盲点。

图1:艺术本为研究法和叙事性研究法的结合


一个人看待事情的反应和视角,在成长过程中,除了受到社会文化的影响之外,家庭教育的影响和教导也有直接和间接的深入影响。 陈怡倩博士认为种族议题也是家庭教育议题。 在演讲中,她论及从人格发展与心理认知的论点运用在"身份认知"上,家庭成员的参与和观点紧密地建构孩子的身份认同。 陈怡倩博士进一步解释:"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对话有助于孩子如何感知周遭环境,进而增进他们对自我与他人之间的理解。 这个影射自我认知的事实身份,对于正处于塑造自我时期的青少年至关重要。 换言之,亲子共同建构自传式记忆的机会,更能协助青少年厘清新的身份认知与价值。 ”


陈怡倩博士举出四个具感染力的"自述故事"带出了家庭教育融入种族议题的重要性。 这四个故事和创作源自于陈怡倩博士与她高中的女儿彼此互动与对话,从日常生活中的自然对话探讨有关种族的议题,透过女儿的数字艺术作品,并以艺术本位法,探讨身份重塑和深化身份认知和文化融合的过程,进一步地重新思考种族议题与多元文化艺术教育之间的关系。 陈怡倩博士列举的自述故事包括:她和女儿的《布口罩》的艺术行动和女儿的数字艺术作品:《不要海苔! 》、《做个白人梦》和《文化融合? 有这种事吗? 》。


《布口罩》是一个通过手工制作口罩来支持美国当地的抗疫互动的艺术行动,希望通过行动来扭转当地人对美国华人的印象,跨越种族的籓篱。 陈怡倩博士透过女儿的作品《不要海苔! 》与《做个白人梦》揭露受白人主导社会中,个人的身份认同与整体国家、社会和文化息息相关。作品《做个白人梦》背后的故事,反映出为何长期以来美国多元文化艺术教育课程效果不彰其中的问题还是归结于学校在美国历史教科书和课程选材上,欠缺多元视角。 老师选材上多以白人视角撰写,课堂上的种族文化议题讨论的不足、以及师资培训方面缺乏对多元文化认知培养。 作品《文化融合? 有这种事吗? 》则更进一步指出具双重或多重身份的族群长期处于文化结构的边缘。 陈怡倩博士强调:创作者透过艺术创作的酝酿和精炼,可以进一步地进行自我探索和延伸,检视自